杭州巴洛克音乐交流群

雪夕奏鸣曲

东区六巷 2022-07-03 15:04:52

《雪夕奏鸣曲》

  ——为《我会在每个有意义的时辰》作


词:一只然 

曲:伏仪 

“再过些日子北方将积雪 

想起矮矮的你穿厚衣服多笨”

北国冬,十二月风雪客。冬雪坚硬,照例一年年落满深海。其时北温带的风扑过来都带着刀,刀刃沾着辣椒油,用力往人眼睛里扑。迎雪回家,楼下拐角处的路灯盖下昏黄的光,总是我这些年来关于冬夜挥之不去的一个意象。

每逢大寒时,不住地想绿蚁焙酒、红泥火炉的境界。于是冬天求之于外变成了这样的消磨:极远处有云,万里如空。山阴,仅茅屋一点,从暗趸趸的天色里勾撞出来。夜来世间多纷扬的归期,天明街灯灭。背阴处积雪肆无忌惮,车辙脚印全唯恐避之不及地绕着走。住脚,鸟声来了……肯定是麻雀。天地局促,红瓦砖墙面面相觑。关白居易什么事,几乎是自己的想象了……这乏力者的自我满足。

春生、夏荣、秋枯、冬灭,也就在浮佻的想象中了此一生。这是我不情愿的,冬天冷冷清清,一旦偏爱自然便超脱得不近人情。于是山川草木便寡情,便乏灵,我是将自己关在那一点茅屋里,关到可耻登门拜访为止。不能……不许……想象用来排遣现实,又将自己困囿于虚无。哪有只我一人唱独角戏的冬季哪。

居南国的这几年,已渐被古老疏奇的江河滋润得慵困且娇气,不觉肃杀的秋气暗中行进,已是身近冬季。冬天人是缺不了雪的,不然便易无骨,易翻覆,乏了这点寄情思的所在,臆想的乐趣也被褫夺,怎么这样——就是这样。我算是一个都市人,因此知道茅屋山原,柴门犬吠都无主见,听凭安排。北方人的骄傲,下雪从不打伞。且裹起厚衣服,人流中将雪踩脏,在哪处的伊藤洋华堂下站定了。抬头一叹,冬天该有爱人的啊——一人孑然地走,过漫漫冬季,拿什么抵御这一冬的寒冷。年少的人手脚渐开,生长起来未堪摧折。此际直面透身的寒冷,一人难当。

少年时爱寻欢,且未明情爱的种种本相(长大后也未必明了),便钟情于郁郁且疏狂的对峙,沉醉于玫瑰和灰烬的酒窝。彼时的爱人是错解的谜,无所因循的雾灯。少年郎的情爱命题来得容易,念念戋薄粗糙的意象,同人情远漠的本质亲近,凭年少的精气神对抗着形而下的烦忧。

但终究还是失落了。草东唱“可是我的自卑胜过了一切爱我的,于是我把爱人都杀死了。”曲折百回后踏上歧路还不是最凄迷的,连路都不敢上的人,只能揣着点点体温望着严冬倒影。躲在寂静的云里,风雪间粗糙而过的列车,都随他一起坠落,一起旋转,以至升腾。

还要过冬——冬天是一定要捱的。谁想让上面寒酷的谶言应验于己。便亟欲寻欢作伴去,疏狂里沉醉去,然后百花盛而后凋,一夜白发生了。这是另一种轻薄,浪子常行的本相。

我种种的不忍心最善阻绝锋利的事实,使其朝温暾无明的深野行驶。不忍忿忿而言,不忍怪戾乖张,不忍滥俗、滥情、滥于冰川退化的河谷。看起来弘润通长,实则暗自消解所有心底生长出的刀锋,不致使其触及所爱之人。我对自己的滥情,夹在薄冰与深渊之间,偏爱幻想一切明灭成行的温柔与吻,以此稀释不如意的怨怼。北国的冬天有春秋贯穿般的清阔,在这样的纷扬中想入非非后想出非非,臃肿的棉衣与灯光也有种小规模的童话感。

过去的影子影影绰绰,行过多少生命与冬日的伟大辉煌,落雪反倒随情韵展舒,年年灰暗起来,变成了脏雪也还是在落。寒枝枯叶一年年被情人们踩碎,寓居于大地书写、季节灌溉的阴影中。

但个中乐趣是不改的,那矮矮的人裹起厚衣服,在积雪上一步步长大了。夕,近昏为最,古老的北国,江淮以北,就多风流的情思,多机警的嬉笑,多莫名的逸乐。小时看情人之事,心无波动。偶尔哂笑落情劫中的人,但总有往还回报。自己也不能免俗,迎接起微澜抑或巨浪的日子。不过无妨,至少我还未老气横秋,还能有感于其中痛楚。小时总天真,万事顿抑、扬挫,来得痛快,不知深渊面目。长大了,也就一天天知道了。

                                                                                                          图文:亦池

                                                                                                                           微博:@林亦池


最后,欢迎各位,将你们创作的东西发给我。不论任何题材,甚至不仅限于文字,也没有什么像样的门槛,我觉得好就是门槛。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