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巴洛克音乐交流群

【涨知识】夏日里的鸣奏曲

上海自然博物馆 2022-07-25 11:26:05


夏日里的上海,在小区绿化带、公园的林子中漫步穿行的时候很可能会听到“句、句、句、句……”的虫鸣。


这很可能就是树蟋或者斗蟋的鸣声。

这两种虫鸣声非常相似,但只要细听就会发现它们的区别:


树蟋鸣声的节奏比斗蟋明显要慢些,声源来自灌木丛上方,而不是像斗蟋那样从地面发出的,在上海,树蟋出现的时间要比斗蟋早四十天左右。斗蟋一般要到八月份才会出现。


下面就来分别认识一下这两种小鸣虫吧!


仲夏的乐手——中华树蟋

仲夏时节的上海绿地,大部分会唱歌的昆虫都还没有成年,还不能亮开它们的嗓子歌唱,除了那些刚成年的知了因为刚摆脱黑暗过于兴奋,忍不住要将它们的热情延续到晚上外,这时候在夜间能听到的大部分低缓的虫声就是中华树蟋的叫声了。


虫声低沉、响亮,节奏缓慢,声音忽左忽右,有些飘忽不定,这就是树蟋发出的声音。


正在歌唱的中华树蟋(雄虫)


这位盛夏的乐手,身形轻盈修长,秀丽纤美。它头小翅宽,身长大约12-15毫米,通身的嫩绿色,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一杆杆翠竹,因而雅称为“竹蛉”、“青竹蛉”。


中华树蟋的身体颜色会随着虫龄的增大而渐渐变黄,它有两对薄如轻纱的无色透明翅膀、三对纤长的足,雌虫带着一个平直的产卵瓣。小时候的树蟋体色则是嫩绿的。要说鸣虫中个性反差最大的虫莫过于中华树蟋了,别看它们体态袅娜、外形纤细柔美,宛如娴静的少女一般,可发出的叫声却强劲有力,像极了粗犷的北方大汉,凡是看到那小小的虫影的人都不仅纳闷:它的中气怎么就那么足呢?!


中华树蟋(雄虫)


中华树蟋一般生活瓜豆等棚架攀缘植物上或灌木高草丛中,它们喜欢边走边叫,因此在野外很难判定方位,不易捉到它们。要捉中华树蟋,还需要一点小技巧。通常白天树蟋会躲藏在植株的下方,到晚上则爬到灌草最上层的叶片的表面活动。


在听到虫鸣之后,用手电在树灌和高草叶表面寻找,要注意树蟋双翅无色透明、且身体与植物绿色浑然一体,不易看清,好在它们的触角在不停地挥动,这下就露出了破绽,可以通过触角来找寻、确定树蟋的位置。在上海,树蟋要从六月底一直唱到十月底。


中华树蟋(雌虫)



中华树蟋(若虫)


中华树蟋只有在我国才有,它是我国的特有种,夏秋之际,在中国华东及华南各省都能看到它们的踪迹。此外,它们还是虫市中的常客,花鸟市场的四季都能见到它们的身影。



Dolbear利用树蟋测定温度


树蟋在很早就被人们当作生物温度计使用。早在一百多年前,美国人Dolbear就利用一种美国白树蟋来充当生物温度计。


不过这个生物温度计有它适用的温度范围,要在7.22℃至32.22℃之间才起作用,低于这个区间温度,树蟋就开始变得行动迟缓,高于这个区间温度,树蟋也会大幅减少鸣叫的次数。这时,生物温度计就不灵了。需要说明的是,既使是同种的树蟋,在不同地方也会有差异。


要看生物温度计准不准,还得根据当地树蟋鸣叫的实际情况进行修正。像这样,利用树蟋,我们就可以在野外估算温度了。


昆虫中的角斗士——迷卡斗蟋

每年一到七月底八月初,在上海就能听到斗蟋的叫声了。


斗蟋是上海秋日夜里最为常见的三大鸣虫中出现最早的一种,与其它种类相比,斗蟋要活跃得多,它们可以出现在户外甚至居民家里。


如果稍留心些,那在浴室边高叫的蟋蟀多半都是迷卡斗蟋。在我们居所的周围,斗蟋几乎无所不在:在密密的蔷薇篱笆下,在山麦冬紫色的花穗下,在爬满长青藤的扶手下,在缀满累累果实的葡萄架下,在破败的旧砖烂瓦下,甚至在没有绿地的老式弄堂里,都能见到斗蟋的踪迹。


只要有绿地、有裸露的土地,处处就能听到它们刚劲有力的叫声和深情的吟唱。


迷卡斗蟋头部


“句,句,句……”,从黄昏一直到清晨,甚至在阴雨白天会有斗蟋的声时断时续地传来,斗蟋叫起来没有间断,一叫持续的时间颇长,有时甚至持续几十分钟,它旺盛的精力由此可见一斑。雄斗蟋会在各种场合叫:占地盘时叫,求爱时叫,争斗胜之后也会叫。


最有意思的要数斗蟋争斗后胜利的鸣叫,简直像极了人类的运动员,胜者在斗场上绕场一周鸣叫,仿佛运动会上身披国旗绕场一周的冠军一般。


斗蟋年龄大时,它的叫声就会变得缓慢、暗哑、无力和低沉,让听到的人产生一种生命即将终结的悲凉,生起“时间已是迟暮,灯光恰好熄灭”的无奈和叹息。战国时期文学家宋玉第一次将蟋蟀与悲秋联系起来,自此以后蟋蟀成了悲秋的代言物,“以虫喻情”成为炎黄子孙独特的悲秋方式。



迷卡


得胜


北方人称为“蛐蛐”、南方人称为“财积”的迷卡斗蟋,有悠久的历史:在甲骨文中就用蟋蟀形状来描绘“秋”,在《诗经》中就有蟋蟀指示物候变化,更别说自唐开始、发展于宋、盛于明清、延续至今的斗蟋蟀活动了。


除了广东、香港、台湾等地区外,在中国大部分地区现在“斗蟋蟀”活动的主角就是迷卡斗蟋,尽管虫迷们可能会因为蟋蟀的个体差异、地理分布的差异或人工选育不同品系差异而会为这种蟋蟀取各式各样的名字,如“青黄麻头”、“乌青黄牙”、“蓝青”、“红牙青”、“青虫”、“黄虫”等,但这些蟋蟀从昆虫分类学上来看,都是一种善斗的“迷卡斗蟋”。


正在


迷卡斗蟋体长约13-18毫米,全身黑褐色,头又大又圆,头的后方长着6条黄色短竖纹。雄虫的前翅不能完全盖住腹端,后翅比前翅短。雌虫个体略大于雄虫,翅短不到腹端,雌虫的产卵瓣象剑一样平直。


迷卡


迷卡斗蟋喜欢住在地面、土堆、石块、墙缝中,挖洞或利用土块瓦砾现成的缝隙居住,它们爱晚上出来活动,具有很强的领地占有行为,一般一个洞穴只能有一对蟋蟀夫妻居住。为了争地盘、争配偶雄蟋蟀们往往会像剑客般决斗,好斗性是迷卡斗蟋的一个显著特点。


斗蟋


玩家草挑


蟋蟀


玩家正在挑


在上海,7月初起就能见到野生斗蟋初龄若虫,斗蟋成虫一般在夏末秋初开始鸣叫,过了中秋以后就逐渐减少了,个别地方到11月底还能听到它们的叫声。


感兴趣观众去找找它们的身影吧!

听听夏日里的鸣奏曲!


本文图片由王云刚提供

文/刘漫萍


作者

刘漫萍,多年来一直从事上海城市环境与生物多样性的调查工作,以及与昆虫、蜘蛛、螨类等节肢动物相关的科普工作,运营有微信公众号“都市的天籁”。



同类新闻

雪夕奏鸣曲2022-07-03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