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巴洛克音乐交流群

小村水粉奏鸣曲

书哥茶座 2022-07-20 08:09:47

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一个思路常常出轨的中年文青


九十六岁的南城乡贤饶平如先生用地道的家乡话讲述其米粉情结和世纪乡愁


小村水粉奏鸣曲 

南城县第一小学  曾燕平

 

小村在南城县盱江河畔。原来的盱江,河道不宽,水深而急。靠着盱江,小村有一个小小的码头。说是码头,其实也就用几块红石一铺一围,能够停靠船只。码头旁边,一颗老樟树撑着枝繁叶茂的树冠在那孤独地守护着一方平安。一条由长条红石铺成的小路直通公路。因为离公路近,南来北往的客商,偶尔会在那停留,或运送货物上岸,或歇歇脚。石路上深深的车轮印记见证了小村昔日的繁华。

 

小村很小,只有几十户人家两三百人,大多姓曾,据说从南丰迁居而来。村民虽然靠河,却以务农为生。每天天刚蒙蒙亮,习惯了早起的人们便拿着米来到小村唯一的“早点店”兑换米粉,准备吃饱去干活。米粉坊的老板起得更早,早就按照每天人们的消费数量用早稻米磨成了粉,做成了米粉团子,把塘锅烧得翻滚,随时准备迎接顾客的到来。

 

顾客一进门,老板娘连忙欢迎:“来了,早啊!坐坐坐,米粉马上就好!”一边把米粉团子放进木榨里,让老板开始榨粉。不一会儿,一个个雪白的米粉团子就变成了一根根长长的洁白的的粉条,慢慢落入塘锅中。老板娘一边熟练地用手把米粉条切成一定的长度,一边用木棍不停地搅拌。搅拌片刻,粉条煮熟,便用木棍配合竹篓,把粉挑进竹篓里。再提起竹篓,放进冷水缸里漂洗。做粉的过程中,闷声闷气是不行的,还要和顾客聊几句家常。因为都在一个村里,天天见面,东家长,西家短,鸡毛蒜皮,聊起来一大堆。有时聊得兴起,手脚慢了些,等粉的人开始催了:“快点!快点!还要去干活呢!”老板娘赶忙加快手脚,陪着笑说:“就好,就好,知道你急。今天去干点什么呀?”又把别人套进去了。

 

等粉冷却后,又用竹篓把水粉倒进备好冷水的大木盆里。这时,人们围了过来。老板开始称买粉的人带来的米,一边收钱,一边高喊着“曾小二,三两米!”“王毛,半斤!” ……老板娘一边听着,一边开始用手当秤,把相应的米粉放到每个人的陶盆里,数字一点不错。不过手总有些不准,多得的人一声不吭,少的人开始嘟囔;“这么少?”老板娘边说:“不少啦!再多我要折本啦!”边用手又捞了些短的给他。有时,碰见个亲戚或要好的人,那手又会多捋一些给他们。争争吵吵中,生意不断地继续着。

 

买到粉的人,有的急急忙忙往家里赶,一家人还等着呢!也有的就坐在米粉坊里吃,把买来的粉又倒进小竹篓里,放进塘锅淘得滚烫,再倒进陶盆里。端到桌上,拌上老板提供的盐、酱油、味精、辣椒等佐料。油是没有的,老板贴不起,将就着吃起“塘锅粉”来。有人好这一口,喜欢原汁原味——那塘锅里的酸浆味——一闻到那气息,口水不自然地就流了下来。拌好米粉,找个位置坐好。桌子若坐满了,或站着,或蹲着,迫不及待地开始唆起粉来。左手托着陶盆,右手用筷子一夹一挑,伸进嘴里,滑溜的水粉和柔软的舌头揉在一起,一股稻米的酸香直沁入心脾,水粉的香味顺着舌头上的味觉神经传入大脑,大脑中枢开始兴奋起来。随着“嗦——”的一声,水粉应声入肚,开始满足胃的需要。第一口水粉就这样仪式般的唆完了,千百年稻谷的精华换了一种吃法进入了人的肚腹。人从来就不喜欢单调,一种粮食可以变换着千百种花样吃。第二口速度开始放慢,慢慢 “悉悉索索”地品味。吃水粉没有声音是不成的,那声音是吃水粉的伴奏——有伴奏的声音总比清唱好听些。

 

有时,旁边会支起个炸油条的摊子。摊主用木柴把油烧热,放入搅在一起的两根面筋,用长长的竹筷不停翻动,面筋慢慢膨胀,直至蓬松、金黄,出锅,沥油,冷却。油炸的香味又把吃粉的人勾了过来,有时油条等不得冷却,就被一双筷子夹到了碗里,泡在着米粉汤里。这又是另一种经典吃法——“油条泡粉”。浸了油的米粉,因为有了油的滋润,格外爽滑、喷香。浸了粉汤的油条,不再硬邦邦,变得像面包一样蓬松、柔软。米粉和油条混在一起,是一对黄金搭档。庄稼汉食量大,有时半斤米粉转眼下肚,还没填饱肚子的一角,劳动起来,消化得也快。泡了油条的米粉,可议撑得久一些。大家围在油锅旁,一边吃粉,一边交流着各种信息。在信息相对闭塞的年代,这也是一种开阔眼界的方式。这样的交流在小村是必不可少的。每天早上,人们尽可能会来聚上一聚。这又为吃水粉增添了一种新的功用。

 

有时,遇上庄户人家杀猪,杀猪人家慷慨,把猪骨头煮上一锅大骨汤,大家便淘好水粉,到杀猪人家淋上几勺大骨汤,那可是难得的美味。一边“悉悉索索”吃粉,一边喝汤,全身舒坦。打个饱嗝,回味无穷。

 

天亮了,太阳爬上了山头,庄稼汉们也享受完了美味的水粉,砸吧着嘴,交流完了“小村大事”,便纷纷荷着锄头,开始了新的一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那些刚开始起床的婆姨们,开始前赴后继,也来淘粉。往往,总有一些人空手而归——粉卖完了,便在回家的路上开始骂骂咧咧。老板娘听见了,也只好陪着笑说“明天早点来哦,明天一定给你留着……”

 

 

2017.12.14


作者简介  曾燕平,男,南城县第一小学办公室副主任。喜欢阅读,喜欢爬格子


饶平如先生题赠“一碗米粉的乡愁”全球征文发起人邱建国


临川区腾桥人、清华大学博导、著名书法家邱才桢教授撰并书《米粉帖》



米粉好吃,文章耐读——


一碗米粉的乡愁

南城水粉,记忆中最美的味道

乡村晨曲

姥姥和原浆塘锅粉

米粉,刻在身上的家乡印记

清华大学博导邱才桢撰书《米粉帖》

南城人的早晨

女儿,动车,塘锅粉

南城人与米粉(诗二首)

……


邱建国,笔名夜舟,江西南城株良人氏

出版人,诗人,乡愁患者

“一碗米粉的乡愁”全球征文发起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