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巴洛克音乐交流群

严彬诗歌:献给好人的鸣奏曲

海子诗社诗歌 2022-07-27 13:48:19
点击上面的蓝色「海子诗社诗歌」可快速关注





   严彬,男,1981年生于湖南浏阳,工作生活在北京,是一位极具现代精神和个人气质的诗人。出版诗集《我不因拥有玫瑰而感到抱歉》《国王的湖》,著有小说集《观察家》《中等生活》。参加《人民文学》第四届 “新浪潮诗会”。入选《诗刊》社第32届青春诗会。入选“截句诗丛”第一辑。创办凤凰网读书频道并任主编至今。




  第32届青春诗会诗丛·严彬《献给好人的鸣奏曲》,中国青年出版社2016年7月出版。

  另有截句诗丛·严彬《国王的湖》,黄山书社2016年6月出版。

  他是一个特别的、有趣的人。你可以加他的个人微信larfure,买一本两本他的诗集。


——关于最新诗集——


  《献给好人的奏鸣曲》,名字与一个电影及严彬的个人有关——做一个好人,并为好人祝福。收录作者2003-2016年间写作的部分诗歌。作为一本真正意义上的诗集,以生活中的所有时间——从星期一,到礼拜天——区隔,每一天作为一辑,包含与自我、他人、生活、精神与世界的诗篇。这是一个既相似又不同的过程,如同每天见到相似的脸出现在地铁不同的人身上。

  严彬的诗里,有一个时代敏感脆弱的个体,有微笑的普通人群像,所有人在自己或周围的空间里活动——“人”是其中的主体,他们以独立的或群体性的状态存在于作品中,表现着日常的荒诞、积极的悲哀,如细雨般数落着一个一个的人,以及这些人生活的时代暗影。在素材和文本之外,这本诗集还表现了作者迷恋的“语言的狂欢”。

  借用严彬的朋友彭敏的话:他诗歌的风格化和原创性堪称独树一帜,可以毫不夸张地称为“严彬体”。



严彬诗歌:献给好人的鸣奏曲



我们的时代,或中国



新闻报
热闻报
巴黎晚报
自由报

它们挤在出租车站
等着太阳下沉
单车青年走过来
带走一天(废弃)的哀愁
城中的旧消息和红色指示牌
湿漉漉的人行道

又到了圆桌诗人活跃的时候
他们点燃芦苇
芦苇就烧了起来
大雨中浓烟滚滚
人们很快会习惯沼泽生活
读着新的

新闻报
热闻报
巴黎晚报
自由报

2016-07-27 02:24:15




乌鸦



爱伦坡并不想杀人。他的读者中有庸众、圣徒和凶手。
乌鸦在午夜寻找死者的音讯——哦,不,是尸体的香味和哭声。
为一个多嘴的舞台剧批评家默哀吧!说起死得其所,他也不算无辜。
为一个杀死舞台剧批评家的凶手默哀——谁也难逃一死。
愿他尽快找到有纹身的女佣,偷看继母束胸掉落的抄写员……
悬起钟摆切开侏儒的腹部,愿他死时喷出红色地图。
在一个浓雾升起的早上,市长的化装舞会开始了。化装舞会
每个人都有跳舞和接吻的机会,直到夜色降临,敲门声没有响起
谁又能真正关心自己的命运?下一个死者是谁?

爱伦坡并不想在油灯下杀人。他的读者是女佣、抄写员和市长千金。
乌鸦在午夜寻找死者的喉管——不是约翰、爱丽丝、卢克和布莱丹。
不是任何人。
是你自己。

2016-06-13 20:31:57




唐的湖


唐太太带着孙女来到门口
雪下了一地,通往市长家的路上
树下没有一个脚印
“天气真好啊”
唐太太伸出手来扯了扯黑披风
头发上的银粉落在手上
“我已经好久没有见过雪”

她开始哭,离开唐太太的手
独自去踩那条没有人走过的路
伤口已经愈合了
市长的阴影依然留在脸上
这个冬天愁眉不展、刚刚失去童贞的姑娘
加入巴黎郊区一家“少女迷途家园”
从此戴上黑手套,再难快乐起来了

2016-06-10 12:20:31




浏阳河的背影


浏阳河
我奶奶洗菜的河里
那些年溺水的孩子也都老了

继续藏进浏阳河
丰富它的故事
魔性更大的浏阳河里
我的母亲在河边挑水喂猪

我奶奶也就死掉了
烧了她的床和衣服
烧给她房子和家畜
所有的背影都消失在浏阳河里

我的奶奶不能复活了
我的母亲也就死掉了
这么多年来浏阳河的水
我为什么没有喝过

2004-2016







我太矮了
不能留长头发
我爱摇滚乐
也爱姑娘
我没有高个朋友
衣服总是随便买点
逛商场
我买鞋子和生活用品
商城里漂亮女孩真多啊
我侧着身子走过
她们不会朝我笑
她们一天中的面无表情全都
给我啦
我不可能开心的
漂亮的人我都恨
好东西都是为你们准备的
我不爱交朋友了
你们不要来找我
数学题我不会做
别人的诗我不懂
我厌倦做哥哥、朋友和老师了
我不再学新东西了
钢管舞,酒吧,高脚杯,安全套
我都要小号的
小号的女人最漂亮
我不再隐藏啦
我的孩子也是小号的
我带她去逛公园
碰到一些人
我们都不认识
去游乐场玩啊玩
玩了一个下午
看见那些人跳完舞,滑玩冰
回到他们的长板床上
是不是很开心
是不是很开心啊…

2016.2.4.




墓志铭


我死之后
会有什么新闻

谁会问起我因何而死
像怀念一条普通的芬兰河流

几个人会怀念我
为我写一段小说

在和平年代
不安招致的怀疑会有多少

请告诉我
该葬在哪里
能吹到东南风

2016-03-25 14:24:58




国王的湖


我又回来了
和你在一起
我的湖
狭小的湖啊

又回到你身边
又记起旧习惯了
我的矮脚马在岸上走
去见老朋友了

穿上南方的裙子
在午夜笑声的水里
我们的湖往东流
在熟悉的南方部落

捡回母亲的胫骨
父亲的灰色心脏
我的包裹里有一封
捎给弟弟的情书

一盏多年不用的灯
我的蝴蝶结又解开了
谁是我的情人——
走吧

去见我的高个子哥哥
去见他,和他打招呼
不要回来了
不要

擦去访客的脚印
见到了泡桐脆弱的胃
我的湖里尽是断枝
断枝啊——

我的湖是绿色的
绿色多么沉腻
多么像深渊
藏着死亡的手杖

你可知道
我的脚步比叹息还轻
回来时没有惊动任何人

2016-03-10 00:14:40




太宰治,和我


娜拉也在思考

我曾经四次想到过死
今天新年
有人送我一件和服
质地是亚麻的
大概是夏天穿的吧

那我还是活到夏天好了
娜拉也在思考
我没有做出荒唐事

回家时看到妻子笑脸相迎

2014.3.8.




父与子


越老越丑。在院子里结伴打喷嚏
不值一提。没有一张照片能证明过去

我的父亲。越老越丑
和我一样。和我一样

老了。不能对自己负责
一人一个药罐子
每天互相问问病情

2013.9.7




写给头镇的诗


我想写一写头镇,事实上
我更想写写头镇的小事物
或许,就从两条狗开始
一条白狗,一条灰狗
出现在我的整个童年,将我驱逐
很难想象是吗——我在镇上没有朋友
我的朋友也是

"这里没有大人物"。我爷爷曾说
这里的医院只能缓解咳嗽,没有癌症
不过市民生活,所有人死在自己床上
长平街上盛产小痞子,以至于陈小花
将孩子生到乡下。现在年青人都在街上宵夜
他们维持晚上的秩序,路灯
是为他们盛开的

我的母亲习惯每月三次上街赶集
严小桃也是。我的爷爷曾为我偷看严小桃的
,用杉木棍打我的后膝

如今我们生活在头镇,这里没有一个大人物
几条狗在傍晚叫着,几只鸡在早上打鸣
我在这里育有一子一女,在门前挖了一口新池塘

2015.7.21.




献给爱米丽的一朵红玫瑰
——读福克纳小说(一)


爱米丽•格里尔生小姐昨天过世了
全镇的人都去送葬:
男人们是出于敬慕之情
..他们的纪念碑倒下了
妇女们呢?搓了搓围裙
因为好奇,她们想看看爱米丽的屋子
只有一名老花匠除外
站在院子里抽旱烟
等着所有人从她的棉花车里走出来

“再过两天我们就将团聚
爱米丽,我已经准备好红玫瑰”

2015.4.23.




寡居的女人


她关着门
在里面笑
一个人笑
笑声像衣服
落了一地
多么悲伤啊
我在门外听着
却不愿推门
去拾起一件
顺便和她说声:
长夜来了

2014.10.15



严彬:我在哈尔滨街头遇到的一个男人和旁边的年轻人。


彭敏

  严彬写诗多年,2015年至今,是他创作的喷发期和收获季。他的诗无论题材、价值还是表述策略,对一般读者其实都存在不少天然的藩篱,却仍旧凭借强大的文本活力在网络上斩获了许多拥趸,并在专业的诗坛声名鹊起,影响力日甚一日。他诗歌的风格化和原创性堪称独树一帜,可以毫不夸张地称为“严彬体”。

  “严彬体”的叙述主体,通常是一个非常活灵活现可亲可感的当代都市中苦闷彷徨的男人形象。这个略带病态的男人,,也不是新时期以来个性解放、回归个人化之后的小写的男人,而是类似于“脉动”饮料广告中那样一个因身心或曰灵肉承受了压力而变得东倒西歪的“斜体”男人。在Word文档里,用“I”来表示。事实上,每次在聚会上见到严彬,他因腰椎不适,几乎都是整个人斜躺在椅子上去获得一个不那么压迫神经的姿势。
  ——彭敏(北大才子,《诗刊》编辑,中国汉字听写大会和中国成语大会双料冠军)



蒋一谈

  有好几位熟悉或不太熟悉的朋友,问过我同样一个问题:你觉得严彬怎么样?对这个问题,我是这样回答的:在我认识的八零后诗人里,严彬是唯一一个随时随地活在诗歌状态里的诗人,他对诗歌的热情超过了他对现实生活的热情,令人感动!从生活上而言,严彬是怯懦的,他在坚持,而他的善良本性帮助他找到了诗歌的忧伤底色和词语轻叹。当很多年轻诗人还在和词语纠结的时候,严彬已经走在自然而然的语言道路上了。凤凰诗刊是严彬创办起来的,其在诗歌界的专业精神和影响力有目共赌,而严彬在凤凰诗刊这个诗歌平台上是无私的,他担任主编,推广了很多很多诗人的作品,不计个人得失,只因他有一颗纯洁的诗歌之心。
  ——蒋一谈(小说家,诗人,出版人)


杨庆祥

  "农场主严彬在床上滚来滚去/滚到的西瓜和樱桃都兴奋得叫起来"。这是只有严彬才能写出来的诗——跳跃、动荡,充满生命力的摇摆,但同时,又在其内部有着强大的向死的离心力。没错,就是严彬,那个每天醉心于死亡和浪荡的忧郁青年,恶作剧般将自我戏剧化和命运化的那个小个子。这种梦幻般的醉舟让严彬具有旺盛的创造力,他几乎可以在一切时刻写诗,不是为了写而写,而是诗歌主动地找得到他,并说出他。国王的湖、年轻的母亲、族长、都灵之马……水流过的地方都是水,严彬经过的地方都是诗--那些可以击中我,并体会到一种美好的虚无的诗。
  但是我会出于某种高贵的洁癖,拒绝和严彬坐在一起喝酒,我不愿意被他汹涌的诗歌酒水,喷满我的一身——暂且就说这么几句,回头再为他的诗歌写序吧。
   ——杨庆祥(学者,诗人,中国人民大学副教授)


西娃

  每次读严彬,我就想到托马斯.斯特罗默的一句诗:"一个人在梦境里沉得如此之深/他绝对不会想起他在那里……",严彬用近乎呓语的口吻,有点意识流的叙述方式,建造着属于自己的诗歌梦境和语境,虚构和现实在同一首诗歌里,有脆生生的裂痕,而他就这么不管不顾的把它放在一起,反而形成他诗歌的一个特色;他很会用,语言和正在他笔下发生的事件,去营造氛围和情绪,把他诗歌里独有的颓废感,颓然感,"水"可以四处流的任由感,组合揉捏,玩出属于自己的诗歌气息;他的很多诗歌传达的诗核是混沌的,蒙昧的,他的诗歌气息又将之覆盖,使读者不去追究它,严彬似乎着迷且依赖这一点,并慢慢形成他独有的风格。我觉得这些都没关系,一个人状态这么且这么走下去,什么可能性都在其中。
  ——西娃(诗人)


李宏伟

  严彬的诗有着极强的辨识度,这在中国当代诗人里面很不容易。看起来,他的诗完全来自日常的生活细节,来自那些走动、翻阅、交谈、沉默等普通的普遍的行为瞬间,但是严彬的诗又绝不是通常的叙事诗,因为在这些细节与瞬间面前,总是站着一个情绪难安的人,以细微的令人颤栗的目光不断往世界内里看,看到事物的底色,看到人世的哀伤,看到庞大的无边的死亡。因此,读严彬诗犹如面对一扎扎新鲜的啤酒,看似不以猛烈取胜,看似带着一些苦涩滋味,但是你无法拒绝、无法放下,必须不断地自觉地喝下去,喝到醉,喝到迷狂,喝到你想走上前去,抱着那个情绪难安的人,痛哭一场。
  ——李宏伟(小说家,诗人,作家出版社资深编辑)


熊培云

  严彬不仅长于叙事,他所构建的意象,沉郁、舒缓,却从不拖泥带水。2015年末,读他的《经过一个熟人的墓地》,我从中领略了一种难以名状的悲情与解脱,至今难以忘怀。那不只是一首诗,更是一部有关生死轮回的长篇。他写小说也一定会很好吧,我对他有期待。
  ——熊培云(学者,作家)




在浮躁的尘世

在静夜里

你的心灵也许需要

一首诗


点击阅读:

严彬截句:阳光温暖时,你要悲伤啊!

海子诗社:王单单 严彬 天岚 张二棍 孟醒石 王秀梅 远个 清岚 林珊 青筝 浮光 纳洛酮 杨青松 瓜尔佳·关燕山 维鹿延



海子诗社诗歌 

指导:王单单/严彬/天岚/张二棍/郑小琼/孟醒石

主编:维鹿延

特约主编:瓜尔佳*关燕山

核心诗人:王秀梅/远个/清岚/青筝/浮光/王厚朴/杨青松


公益平台,没有稿酬;义务推广,赞赏归你;纯粹写诗,不忘初心

邮箱:3191800978@qq.com,QQ:3191800978

微信:gdfswly

欢迎投稿:作品原创,附简介和照片,发邮箱时请用附件




相关名曲欣赏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