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巴洛克音乐交流群

雷敏宏博士谈贝多芬奏鸣曲【连载一】

大七音乐 2022-07-05 08:16:53



声   明

1.本文为雷敏宏博士即将出版的著作《贝多芬钢琴奏鸣曲:历史与解析》的连载,文字版权归雷敏宏博士所有,禁止他人随意转载;


2.本篇推送是本书连载的一部分,后续部分将继续公布,关注本公众号即可收看;


3.希望老师们拥有高质量的音乐课堂,觉得本文实用的话欢迎分享给你的同行们。



雷敏宏:钢琴演奏双博士



第01章 贝多芬钢琴奏鸣曲与其诠释风格

(一)



瑞士钢琴家费雪(Edwin Fischer, 1886~1960)在他的书《贝多芬钢琴奏鸣曲:学生和爱乐者的良伴》(Ludwig van Beethovens Klaviersonaten: Ein Begleiter für Studierende und Liebhaber)中写道:


“对贝多芬而言,奏鸣曲式不是一种今天可以自由使用而明天就可以任意放弃的架构;这个架构主宰了他所有的思绪以及作品,它是贝多芬的作品中典型的目标及思考的模式,先天且自然地。”


贝多芬的三十二首钢琴奏鸣曲组成了一个伟大的珍宝,此珍宝亦具体化了人类精神生活中部份的永恒。众多的钢琴家及音乐学家曾经学习并且研究过它们,且更进一步地尝试着将这个真实的音乐珍宝所蕴藏之丰富性传授给他们的学生以及读者。


从技术的角度看贝多芬钢琴奏鸣曲

从纯粹技术的层面来看,我们可以说许多贝多芬最杰出的钢琴奏鸣曲实际上并不太适合钢琴演奏,虽然这么说听起来有些许自相矛盾的意味。


整体来说,一些早期的奏鸣曲确实并不十分均匀,并且时常倾向华丽性及表面上的困难度;但是,在那些奏鸣曲里的许多段落里,音乐已经把真正的贝多芬精神本质毫无掩饰地呈现出来了。


从谱面上来看,那些在演奏上已经非常明显的困难度,在贝多芬的中期奏鸣曲中更是提升到了一个在之前的钢琴艺术里根本无法想象的境界。


但是就目前的观点来说,所要求的技巧几乎从来都不是纯粹的技术。在最后的几首奏鸣曲中,单就纯粹钢琴上的层面来说(尽管它们的写作手法仍然可能有一定的争议性),它们已经被提升至一个更高的地位。


贝多芬钢琴奏鸣曲的早期特性

虽然我们可以找到一些特例,但是在许多伟大艺术家的作品里,我们很容易忽略其早期的作品,因为它们时常被其晚期的杰作所超越。


但是,虽然有许多的不稳定、犹豫不决及青涩,我们已经可以在贝多芬的少年时期之作品里找到一个大艺术家美的灵性,这是与生俱来的特征;


此特征在他辗转仿效一些模范的过程中,以及他在青年时期时常受其真实个性的正面影响而更加凸显,所以这也解释了他艺术家的成熟度如何促使这些伟大作品的产生。


这些优点及好处已经足够弥补一些当他面对已经超越它们、更高超与具决定性的理念时,相形之下显得比较薄弱的各方面。


而在贝多芬本身的例子,这位天才在他时时渴望自我超越的同时,有时也过份苛刻地自我要求。


举个例子,在早期奏鸣曲里,请我们想想《C小调奏鸣曲,作品13》(“悲怆”)。

在它的第一乐章及第二乐章里,作曲家展现了他年轻却已定型的个性;相反地,第三乐章的回旋曲是完全莫扎特风的,但是这个仿效真的是太维妙维肖了!


贝多芬时常达到他所采取的模范之水平,而且大大地超越他的恩师海顿。在他的《六首弦乐四重奏,作品18》也是如此,虽然对某些评论家来说,在《C大调交响曲,作品21》里却不尽然。


另一方面,在贝多芬的少年时期,我们已经可以观察到他性情上多样化的层面:华丽、英雄式、忧郁、幽默、粗犷。它在18世纪末及19世纪初于古典时期与浪漫时期相互衔接之际,扮演着一个过渡时期的重要角色。


乐器的革新对贝多芬创作的影响


从钢琴演奏的角度来看,如果在贝多芬的早期奏鸣曲里已经可以找到明显的困难度,这个困难度在其中期奏鸣曲里又推进到一个之前根本无法想象的层次。


或许是因为惯例,1801年以前,贝多芬将他的奏鸣曲标示为“写给古钢琴或钢琴”(“pour le clavecin ou pianoforte”);而在18世纪初,古钢琴仍是时常使用的键盘乐器。


海顿的奏鸣曲可以在古钢琴上或在钢琴上演奏,但是在莫扎特比较严谨的奏鸣曲(例如《C小调幻想曲,KV 475》及《C小调奏鸣曲,KV 457》)里,已经需要用到钢琴(虽然在比较轻巧的奏鸣曲里,仍可在古钢琴上或在钢琴上演奏)。


总而言之,钢琴在贝多芬时期取得了相当重要的地位。


在键盘上的革命和自他自己的《降E大调交响曲,作品55》(“英雄”)开始在乐团上的革命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18世纪末及19世纪初,其他一些大师也曾经为钢琴技巧的创造做出贡献,尤其是意大利钢琴家克莱门第(Muzio Clementi, 1752~1832)。


但是,在他晚期的作品里,因着技巧上出现的新难点,贝多芬似乎对钢琴的可能性不尽满意,因而尝试着创造新的效果,并且发现某些音效上的不足。


同时地,在他的《D小调交响曲,作品125》(“合唱”)里,因着他在器乐上所能运用的媒介之不足,在某些时候迫使他不得不放弃原本的构思。


事实上,我们若要说贝多芬最重要的钢琴奏鸣曲是写给“杰出的钢琴家”,不如说是写给“钢琴弹得非常好之音乐家”。


这听起来似乎没有任何区别,但是其实不然。那些已经多达泛滥,认为技巧是目的而非手段的“钢琴家”,不应该演奏这些作品。


在《C大调奏鸣曲,作品53》(“黎明”)及《F小调奏鸣曲,作品57》(“热情”)里,因着它们的华丽性与困难度,已经包含着一个真实的演奏家将揭露之音乐上的深度。

相反地,其他的奏鸣曲是如此地精致及内心,以致于显得不适合在大的演奏厅里演出;就如同莫扎特的钢琴奏鸣曲一样,它们可以被称为“室内钢琴作品”。(未完待续)


雷敏宏简介 

     


 雷敏宏,美国马里兰大学音乐艺术博士,德国国立斯图加特音乐院演奏家博士,德国国立斯图加特音乐院艺术家硕士。


雷敏宏为少数同时拥有欧洲及美国钢琴演奏双博士学位的钢琴家。早年前往南美洲阿根廷之移民对其专业训练扎下极稳固之基础,尤其阿根廷国宝级音乐家卡曼纽教授对其专业培养过程产生了决定性之影响。随后经过欧洲及美洲音乐文化之洗礼后,艺术家特质更臻成熟。


、德国斯图加特报及西班牙国家报),也受到众多著名国际钢琴家之极高度评价。除了于正规教育各阶段里所跟随之钢琴名师,雷敏宏亦多次接受包括斯东贝尔、亚辛斯基、沃斯克列辛斯基、佛莱雪、莱格拉夫、瓦兹在内之国际级钢琴名家之个别指导,皆获得极大之肯定及极高之评价。


“…不着痕迹的卓越技巧,聪明绝顶的美妙诠释, Washington Post)

“…以浑厚的音色所包覆的绵密音乐思维,完全展现了一位成熟艺术家的大师风范…”──德国斯图加特报(Stuttgarter Zeitung)

“…首位将西班牙钢琴音乐诠释得如此传神的亚洲钢琴家,完全且透彻地掌握了西班牙音乐外露的豪放及内敛的柔情…”──西班牙国家报(El País)

 

留学欧洲期间,曾经接受德国表演权开发有限公司基金会之全额资助,参加众多国际性大赛并荣获奖项。雷敏宏之演奏足迹到达亚洲、欧洲、南美洲、北美洲等地最具代表性之音乐厅,以独奏者、室内乐组合成员及协奏曲独奏家的身份演出,所到之处媒体无不对其艺术家特质给予极高之评价。


雷敏宏为贝多芬音乐文献资深研究者,曾经完整演出贝多芬全系列钢琴奏鸣曲,目前更进一步规划贝多芬钢琴与小提琴奏鸣曲系列、贝多芬钢琴与大提琴奏鸣曲系列及贝多芬钢琴三重奏系列之演出。身为教育家,在执教之十多年时间里所指导之学生不计其数,指导过的学生在许多地区性及国际性之钢琴比赛中脱颖而出,获奖无数,广获好评。此外,雷敏宏亦为许多地区性及国际性钢琴比赛之固定评审团成员。


雷敏宏于2016年和台湾钢琴家、奥地利维也纳音乐暨表演艺术大学博士陈芝羽女士组成“樂緻鋼琴二重奏”(Duo Pianiximo),在钢琴表演艺术的领域迈开了新的脚步。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