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巴洛克音乐交流群

毁灭,他说:奏鸣曲

遗忘之名 2022-07-17 06:52:43


愿抛韶光逐暗影206
遗忘之名

奏鸣曲 ソナチネ


导演: 北野武 

主演: 北野武 / 国舞亚矢 / 渡边哲 / 寺岛进 

类型: 剧情 / 动作 / 惊悚 / 犯罪 

制片国家/地区: 日本 

语言: 日语 

上映日期: 1993-09-10 

片长: 94 分钟 

又名: Sonatine


剧情简介北岛组干部村川(北野武 饰)因与大老板(逗子とんぼ 饰)关系不佳,而被派去冲绳协助兄弟帮派对抗阿南组。村川等人的到来似乎激化了原有的矛盾,双方对抗不断升级。在一次酒吧枪战中,村川的手下中弹身亡,随后他与手下片桐(大杉涟 饰)、肯(寺道进 饰)等人躲到海边小屋中暂避风头。 


在金黄的沙滩上,这群经历了血雨腥风的大男人们玩起了充满童真的游戏。然而他们的逍遥快活无法持续太久,北岛组和阿南组秘密联合,意欲将村川等人彻底铲除…… 


本片荣获1994年日本电影学院奖最佳电影原声、1995年法国干邑影展影评人奖。



毁灭,他说

文 | 许多年

作者简介许多年,本站站长。研究者,人类灵魂爆破师。


既然我们最终都得死,那为什么不选择互相残杀?

——题记 
   

说北野武之前,我想说梅艳芳。


03红馆,她说:“夕阳黄昏漂亮又短暂,要珍惜相遇,否则瞬间便一无所有。”一个得了绝症先买好灵位,再开8场演唱会和现世道别的女人。一生大气磊落提携无数新人。最终灵堂之上兄弟姐妹无数。却唯独没有“亲密爱人”...一世坎坷,仿若都从歌里过。



《夕阳之歌》中,有句歌词:


“哪个看透我梦想,是平淡?”


因为作品题材的黑暗与杀戮,北野武总是被冠以诸如“东亚暴力美学宗师”之类的头衔。但如果你看过《奏鸣曲》,你会真正明白这位摩羯座大佬那欲隐江湖而不得的心。真正的北野武,是宁静的。




  “我爱硬汉。”
  “如果我是硬汉就不会带枪。”

  “你会毫不迟疑地开枪。”
  “我开枪不迟疑因为我害怕。”

  “但你不怕死。”
  “当你总处于惊吓中也就不怕了。”



暴力其实是为了掩埋内心的脆弱,而喧扰终要归于死亡一般的寂静。在《奏鸣曲》中,北野武已经道出了这个深埋心底的秘密。电影中几乎所有的激斗场面,也不过是为了衬托中段的海滩一场戏,一个极道帮派,几个满手血腥的男人,在风景如画的海滩上像小孩子一样玩游戏,天真烂漫且无忧无虑。


沙坑和纸人,焰火与飞盘,是不是比刀枪剑戟,尔虞我诈来得更有趣?


可是,没有办法。因为看似丰富多彩的生活,其实只是一场没得选择的RPG。对于一个把实验当作生命的导演来说,前进就意味着毁灭。当然,重复意味着死亡



北野武大叔参加电影节时,虽已贵为世界级大导演,但对老一辈京都电影人(日本电影起源于京都)依然恭敬如小孩。几乎所有人都希望与他合作,因为北野武待人和善,并且工作时总能够精准明晰地表达需求。


所以,北野武身上拥有摩羯这个苦逼星座的最优特质:严谨持久。所以,他其实一点儿也不酷,他那样的小心翼翼,但不知所措却还是以极高频次出现。《战场上的快乐圣诞》里他还有笑有泪,而到了《极恶非道》中,那张面瘫脸已僵如一块生铁。这就是生活对敏感者的摧残,当然,还有宛如人生转捩点一般的应景车祸。



就像这部《奏鸣曲》:等啊等,好不容易等到下雨,把沐浴露涂满身体,雨却停了;开车载着好不容易泡到的美人,然后半路抛锚了......生活对于摩羯座特质的人而言,绝对不是流畅犀利的真人快打抑或荡气回肠的英雄本色,而是一幕充满尴尬与滑稽的悲喜剧,不蜕变就完蛋,不涅槃就炮灰。所以,这个星座活得特别不轻松,且难被人理解,因为大家都没什么耐心去了解一个人了。也罢,至少还有名利与江湖,可以用强大来消解那份内心深处的忐忑。


所以,北野武对于黑帮题材的热爱,似乎是超越了一切其他题材。不过,确实再没有比黑帮题材更能极致地体现世界充满“无处不在的的可怖性”和“作弄人生命的‘法’”这一属性(叶廷芳语)


“没有拥有,只有存在,只有一种追求最后的呼吸,追求窒息的存在。”而即便如此,“为了这个世界,你可笑地给自己套上了挽具。”卡夫卡百多年前那堆临终叮嘱友人烧毁的文稿中,早已总结了他眼中的人生。


   
北野武爱用焰火隐喻忧伤,如同日本人爱用樱花隐喻生命。北野武的忧伤一开始就带着厌世意味,他如修行者一般从未停止冥想,也从未停止嘲弄死亡。他的世界中心空无所有,只有黑暗混沌的大漩涡,暴力不过是其中偶尔闪烁的雷霆。北野武也有柔情,但这柔情仿佛开在漩涡边缘的樱花,樱花不像罂粟充斥着诱惑与勾引的意味,樱花就只是安静开放,急速凋零。干净又脆弱,散发着禁欲气息。


毫无疑问,这般花朵的存在,靠的是吸收漩涡中的尸骨,因为没有别的养料。正因如此,观众看北野武的片子,纵情狂欢过后,空虚怅惘之余,体会到的大概只有最讨厌的两个字:无常而这刚好就是北野武那狭长的,总是似笑非笑的双眼,在世界这个黑色大漩涡中,所看到的一切。


北野武从不会信任纯真中有适合他呆的领域,他的灵魂早在《宁静之海》中就被浸黑了:冲浪少年再也没从海上归来,一切希望都不复存在。一个既柔情又绝望的人,要怎样洗去身上的黑暗?除了死亡,大概只有靠嘲弄来消解自我,乃至融入黑暗。化为凝视众生的深渊,或恶龙。这样起码比较纯粹。



《夕阳之歌》还有一段歌词:


“曾遇上几多风雨翻,编织我交错梦幻。

曾遇你真心的臂弯,伴我走过患难。

奔波中心灰意淡,路上纷扰波折再一弯。

一天想,想到归去,但已晚。”


他的绝望在《奏鸣曲》中,以大佬这个身份出现,本作并未将死亡的冷酷中那妖冶的一面尽现,有着细腻的隐忍:制度本身已经开始放弃制度,这个世界早已在黑暗中跳起了漩涡之舞。


于是,他说:毁灭。 



延伸阅读:北野武作品极恶非道

友情链接